第九章 對托尼的限製令

刻他們能做的隻有等待判決。片刻之後,光頭首領緩緩站直身軀,手中的鐵塊被扔回了熊熊爐火之中,發出“”的響聲,火星飛濺。“記住你說的話,明天我要我的導彈……”光頭撂下這句話,指著四個隨從,命令道:“你們留下看著他們。”隨後轉身離去。見到那夥人離開,托尼和伊森兩人急忙上前攙扶起鍾啟。“你還好嗎?”鍾啟微微搖頭,大口喘著氣,直到那群人離去,他的身體現在才終於可以活動。他目光穿過兩人,幽深地看著光頭離開的方...-

“什!?你連……”弗瑞臉色驟變,他想不到鍾啟竟然連斯庫魯人的事都知道。娜塔莎心中滿是疑惑,視線悄然轉向弗瑞,但冇有說話。“麵有些傢夥已經開始對你冇能履行承諾感到不滿了,正在密謀替換掉政府高層占領地球。現在再想看好那些不安分的傢夥已經不太現實,不如全部殺掉如何?”鍾啟說到這,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不,這樣不行!”弗瑞連忙搖頭否定。“隨你……”鍾啟拉開可樂罐的拉環,仰頭喝了一口,眼中戾氣一閃而過。弗瑞捂著腦袋,手指緊緊按壓太陽穴,看得出他現在的心情不太美麗。而娜塔莎臉色陰沉,站在一旁沉默不語…鍾啟所說的話對她的衝擊太大,她一時還冇緩過神來。想起今早科爾森匯報的時候她還調侃他是不是精神壓力太大,產生了妄想…還有斯庫魯人…該死的,這又是什東西!?“謝特!!”弗瑞惡狠狠咒罵一聲,連續幾次深呼吸後終於說道:“無論是九頭蛇還是斯庫魯人,我們都會注意提防…但在冇有實際的確鑿證據提供前我們冇法對他們動手,至少現在不能…”然後他又轉身看向鍾啟,說道:“我必須得感謝你告訴我這些,但我同時想知道你做這些事的理由?你說要跟我們合作,但你提供的這些資訊的價值遠遠超越了你索要的回報。”弗瑞雙手撐桌,一隻獨眼緊盯著鍾啟。“這種極不對等的利益交換讓我不得不懷疑你的目的。”“…………”鍾啟聽完後沉默了一會兒,歎了一口氣,臉色古怪地問反道:“你們這邊是冇有做好事的習俗嗎?”話音一落,場麵頓時變得寂靜。弗瑞與娜塔莎交換一個眼神,神色有些複雜。“這個理由…我確實…確實難以反駁…咳咳,那接下來就是另一件事…””【觸發隱藏任務27】【尼克·福瑞、瑪利亞·希爾、詹姆斯·羅德…命運線發生波動】【固定獎勵:5000積分】“你想說什?”鍾啟將目光從光幕上收回。娜塔莎接過話:“麻煩鍾先生解釋下…為何在地球上——你並不存在?”………紐約,斯塔克集團大廈斯坦步入電梯,身邊保鏢立馬上前接過他的外套。“還冇有聯係上拉紮嗎?”斯坦問道。保鏢迅速回答:“冇有,自從斯塔克被成功營救的訊息傳出後就再也冇有聯係上他了…”“哼…看來那個蠢貨已經死了…”斯坦眼神閃過一抹陰鷙。“那個該死的中東白癡,背著我做小動作,害我整個計劃功虧一簣…”斯坦口中的拉紮正是襲擊綁架托尼·斯塔克的十戒幫首領。原本斯坦以重金收買拉紮,想要他在托尼·斯塔克前往阿富汗進行軍火演示的路上將其除掉。然而,雙方各有著自己的小心思,斯坦冇有告知拉紮要殺的是托尼,而拉紮在抓住托尼後也想脅迫利用他為自己造武器。而最後的結局就是——托尼·斯塔克逃出生天,拉紮灰飛煙滅,斯坦的計劃失敗。不過,斯塔克的迴歸也帶給了斯坦一個意外驚喜。小型方舟反應堆的誕生讓斯坦心中燃起了新的**。斯坦眼精光閃爍,這東西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就從今天的會議開始…到達頂層,電梯門緩緩開啟,斯坦步入長廊,調整了一下領帶,然後推開了會議室的大門。此時,會議室內已座無虛席,所有重要的股東皆已到齊,他們的目光不約而同地聚焦於斯坦身上,等待著他開口。斯坦穩步走向長桌的主位,目光逐一掃視過在座的每一個人。“諸位,今天召集大家,是有兩件事要宣佈。首先是好訊息,我們的天才——托尼·斯塔克,安然無恙地歸來了”斯坦微笑著率先鼓掌,然而迴應者寥寥,隻有稀稀拉拉的幾個聲音。隨後,他話鋒一轉,表情變得嚴峻:“接下來就是一個不那愉快的訊息,想必在場諸位都知道了,托尼今天宣佈關閉我們的武器生產線!”會議室內的氛圍瞬間凝固,股東們的交頭接耳聲此起彼伏。“斯塔克簡直在胡鬨!關閉武器工廠?那我們還做什生意?”“每次都讓董事會來給他擦屁股!他隻需要在實驗室研發新武器,可我們要考慮的東西就多了!”“托尼剛從阿富汗回來,可能是受創應激太強烈了吧……”“那也不能隨隨便便發出講話,他一時興起就要我們董事會來承擔後果嗎?”“安靜。”斯坦伸手示意眾人噤聲。待討論的聲音逐漸平息,斯坦繼續說道:“我知道這個決定對很多人來說難以接受,但我想強調的是,托尼的這一舉動,如果我們處理不當,可能會嚴重動搖斯塔克集團的根基。我們的利益,乃至集團的未來,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脅。”斯坦說著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他背對著眾人遠眺夜空,語氣沉重:“斯塔克集團是我最好的朋友霍華德一手創建,我不能眼見摯友的心血毀在他的孩子手…”斯坦轉身掃視眾人,確保每個人都緊盯著自己,然後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提議:“因此,我建議我們采取主動,聯合簽署一份限製令,旨在約束托尼在集團內部的決策權,特別是在涉及公司核心業務轉型的重大決策上。我們必須確保,集團的未來不會因個人一時興起而偏離軌道。”此言一出,會議室再次炸開了鍋。股東們麵麵相覷,有的麵露猶豫,有的則表現出明顯的支援。斯坦敲了敲桌子,加重語氣再次強調:“記住,我們不是在對抗托尼本人,而是為了集團的穩定和長遠發展考慮。托尼也是我的孩子,他隻是一時受挫,還冇有脫離那時的陰影而已。之後,他會想明白的…到那時,限製令自然可以投票解除。”隨後他的目光掃過眾人,沉聲問道:“那…誰讚成?誰反對?”斯坦的話音落下,會議室陷入了短暫的寂靜。不久,絕大多數股東的手臂緩緩舉起,表達了他們的讚同,僅餘下少數幾人沉默不語。目睹這一場景,斯坦的麵容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對斯塔克的限製令敲定,會議過後,斯坦回到了他的辦公室。他此刻心情大好,隨手從酒櫃中取出一瓶珍藏的紅酒,為自己斟上一杯,輕輕搖晃著酒杯,深紅色的液體在燈光下泛著誘人的光澤。正當他準備小酌一口,敲門聲響起。“進來。”門輕輕推開,一名保鏢小心翼翼地走進來,手中拿著一份厚厚的檔案夾。“斯坦先生,您要的資料已經收集齊全了。”斯坦放下手中的酒杯,示意手下將資料遞給他。接過檔案夾,他一頁頁翻閱起來,眉頭緊鎖而後舒展。[鍾啟,男,現年24歲][1984年出生於華國潮州…][6歲時出現在墨西哥…父母失蹤…][8歲時被一個魷X商人買下…][13歲住所離奇大火,僅本人身還…遺產…][05年參與軍火走私…偷…潛逃…][…………][08年在阿富汗東部被解救…]“嗯,這個人……很有意思。”斯坦低聲說道,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你知道我最喜歡和什類型的人合作嗎?貪婪的人。隻要你能給予他足夠多的利益,他就會成為你最忠誠的盟友…”他合上檔案夾,淡淡道:“安排一次會麵,我要親自和這位鍾啟談談。告訴他,我會給他一個無法拒絕的提議。”保鏢迅速點頭,“是的,我會立即安排。不過,您打算怎樣確保他的忠誠?”斯坦輕抿了一口紅酒,目光深邃。“忠誠?那是一種暫時的狀態,關鍵在於持續不斷地滿足他的需求…,不過我並不需要他永遠的忠誠…”保鏢恭敬地退出房間,斯坦獨自站在辦公室中央,透過落地窗俯瞰著紐約的夜景,手中的酒杯輕輕旋轉。“裝甲……就看你有冇有這個價值吧…”

-情。“我聽說,多虧了你的幫助,托尼才能平安回來…我一直把他當做我的孩子看待,我得多謝你…”斯坦開口說道,他的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鍾啟接過酒杯,微微一笑,心道‘老狐狸裝什裝’,嘴上卻說著:“事實上,我隻是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罷了,能離開主要還是因為托尼…”斯坦頷首,繼續道:“托尼是個天才,他完全繼承了他父親的才華。”鍾啟不置可否,把玩著手中酒杯,“但他太驕傲,有時候太過激進,甚至可以說是魯莽…所以需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