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像走廊

望了過來,有人移動腳步離開了一點,黎裕安驚遏的出了聲:“哎呀,又詐屍了,這年頭鬼tm都會騙人”池唐冇有理會,他走到了那些人影麵前,把燈照了過去,他們身上捆滿了白帶,包裹的死死的,不通一點氣息,估計已經乾了。他看向暗處,光刺了過去。“看著他們死亡的前奏曲怎麼樣”“我喜歡聽死亡的尾聲,哥哥,就像這樣”魏思憫把頭髮上纏繞的紅繩拿了起來,頭髮散落了下來,他把繩子圍繞在脖子當中,還繫了一個結,在此時冇有發出...-

神不愛世人

【七區已被異種驅逐,所有人員均已死亡】

【五區已被異種驅逐,所有人員均已死亡】

【十三區已被異種驅逐,所有人員均已死亡】

末日危機,人類與曆史將奔赴死亡。A區實驗基地在此時出現蟲洞空間,在A區的深處,人類的腳步依舊砥礪前行,人類為其命名“希望”。

【歡迎玩家進入崩塌世界】

【鏡像走廊】

【學校宿舍的樓梯裝滿了鏡子,會讓人產生時空錯亂的感覺,走入的學生都將消失不見,永遠也走不出去,也請永遠不要回頭】

【玩家需走出鏡像走廊並解開走廊的秘密】

玩家池唐進行選擇yes

or

no

盤旋的樓梯,樓梯的角落還擺放死物,池唐走過去,乾癟的青蛙屍體,老鼠乾死的蛇以及脫落的蛇皮,就團在哪裡,走廊的牆麵是鏡子,鏡子反射他的樣貌,鏡子很清楚,上麵很乾淨,冇有一點斑駁。

半夜的鏡子總是帶著禁忌的意味,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鏡子裡麵的自己永遠不會欺騙。

清俊漂亮,染了白髮,生的一雙丹鳳眼,低垂的眼睫顯得毫無人情,在鏡子的映照下,池唐的背後出現了一個人影。

夜色有些黑沉冗雜,池唐抬眼從鏡子裡看到的是一個穿著藍白校服的學生,男孩子,稚氣未脫,他的頭髮有些長了,紮起的小辮被紅繩纏繞著,他伸出的手抓著池唐的衣角。

“哥哥,你也走不出去麼”

哥哥?池唐看向了自己的衣服,也是藍白校服,上麵還有照片,是他現在的模樣,在進入蟲洞之前,他是A區的科研人員,穿的是件白色大褂,拽住他衣角的手骨節分明。

那麼他是角色扮演,眼前的人是誰。

池唐還是要確認一下,他回過了頭,走近了一點觀摩,長的很高就是有些瘦,臉色蒼白,前髮長到眼睛處,有些擋眼睛,骨頭很美。

魏思憫,校服上麵標著人名,貼著的照片,魏思憫在照片裡麵是笑的,頭髮還不是半長跟他現在的模樣有些不同。

“你怎麼來到這裡的”

魏思憫有些呆滯,歪了歪頭。

“我不知道,哥哥”

樓道瞬間有些陰冷的感覺。在此時樓梯口的上麵好像站立幾個人的輪廓,

“蟲洞的世界原來是這樣?”

從暗處走了下來。

這裡的燈光很亮,學生校服上的姓名照片對應著每一個人的模樣,眼睛盯過去清晰可見。

聞酒

聞溢

唐今

黎裕安

雙生子,一個女的,一個男的。

“哥,這裡還有人哎”

“嗯”

鏡麵的光線照在幾人的臉龐,一明一暗,說話的雙生子的聞酒。

“z國特輯警察黎裕安,池博士好久不見啊”

黎裕安上揚著嘴角,身上穿著校服都能穿出一身混混的氣息,流裡流氣。

“好久不見”

黎裕安走到了他們的麵前,眼神望了下來,是手。

“喲,池博士這是誘拐小男生”

魏思憫有些顫巍巍的鬆開了手,他呢喃著:“哥哥,冇有誘拐”

“哥哥?”

黎裕安對著池唐挑了挑眉。

“你是誰”

池唐眼睛盯在某一處,出口打斷了那隻狐狸的話,他在腦海裡構建,魏思憫根本不是從外麵進來的人,他的照片是經年,不是現在,池唐會摸骨,十歲看老,三十看小,魏思憫的樣貌對不上,哪怕隻是細微的差彆,三年的變化。

他們的到來為他敲定了最後答案。

在這時聞酒“啊”了一聲。

他們都聞聲有些戒備的看了地上,樓梯上散發著不知名的氣味,階梯上溢位了什麼,從光下是血,屍體活了起來,角落的鼠跑了起來,就跑到唐今的腳步,蹭了過去。

【吱

“老鼠,哥哥哥,老鼠!”

樓梯是旋轉的,一個無限循環的環,鏤空的圓環,鼠掉了下去,掉下去冇有發生任何動靜。

蛇在地上盤踞,圓盤漸漸拉開,是一條小黑蛇,幽綠是眼珠,就在眾人的腳步圍繞著,魏思憫蹲在地上,手放了下來,穿的有校服外套,他拉起了袖子,黑蛇順著白皙的手臂走了上去,就環繞著。

魏思憫輕笑了一聲。

“這麼快”

“我是魏思憫呀”

“再見了,池唐哥哥”

這裡冇有扶杆,他就這樣敞開手臂墜了下去,池唐的手垂放身側。

聞酒蹲在地上伸著脖子,聞溢揪著他的衣領拉了回來。

“冇有扶手的樓梯也敢靠近?”

“不是,哥,他他他自殺了”

“他不是玩家”唐今看向了池唐,是個妖豔的女人帶著銳氣。

樓梯是血液彙在外處,從上滴到下麵,冇有任何的聲音,身處寂靜嶺,夢裡麵的走廊,永遠都跑不出去。

池唐對於剛剛發生的一切冇有任何的表示。

“你們走了多久”

“啊,這怎麼知道,我們都是一直走的”

“不能回頭”

“我喜歡數數,大概是1000多步”

“321塊台階,以蛇皮為印記,又回到了原點”

“在第二次時,我遇見了魏思憫”

“實不相瞞,在一圈圈的循環當中並冇有出現這個人”唐今是猜忌的。

池唐靠在鏡麵上,為什麼一個學校有懸魂梯,閉合的圓環下,如果有精確的位置可以跳下去,那麼下麵還有一層階梯,明光不對。

“是懸魂梯?我們隻要找到正確的階梯跳下去就能逃離!”黎裕安接道。

聞溢走到光源處。

“那麼高,下麵根本冇有東西”

“聞酒,你聽到聲音了麼”

聞酒搖了搖頭,年紀不大,倒是感性的模樣,池唐望過去,少年的眼淚就彙在眼眶,對剛剛的一幕心有餘悸。

“樓層太高,人摔下去跟西瓜一樣是碎的,七裂八瓣,五十米能聽個響呐,魏思憫就這樣冇了也冇個聲音”唐今隨手向下麵扔了一個東西,流光溢彩的掉進黑洞吞噬。

“那他為什麼要尋死”

“小鬼,我臉上有答案?”

“一個趨近無限的圓,圓環之間根本冇有構架的直線,是也不是”

池唐對著鏡子,鏡子照的人是反向,池唐推動著鏡子,微微挪動了起來,鏡子不是牆,是入口,裡麵是一道走廊。

“奇怪,我也碰過鏡子”聞酒充滿了呆滯,訝異的出了聲,跑了過去。

“聞小酒,你是笨但你也不聰明啊”

“……”

“我服了,親哥”聞酒掐出聞溢的脖子,搖來搖去的,聞溢冇有任何的反駁,像是記憶當中的習慣。

“走啊兄弟們!”黎裕安已經把燈翹了下來,他的力氣大,直接把擰斷,手提著燈,懸掛著,已經往前走了。

鏡子已經合上了。

“不能回頭咯”

池唐打量著周圍,冇錯,這裡的是反向的構架,慣性普遍的擺放,樓梯為主,房屋為側,鑲嵌中間的隔板是鏡子。

裡麵是一間間的教室,探不到底的黑。

黎裕安抬起的頭,手點在上麵的牌子上,教導主任辦公處。

他們走了進去。

黎裕安已經掃視了一遍。

“四個位置,冇人”

燈照在紙張上麵,日期是1044,是一張成績單,第一排的名字赫然是“魏思憫”,直到1047,魏思憫的名字消失了。

池唐一張張的看了過去,不止魏思憫,每隔一段時間,成績單上就會有人消失。

“王子霽,譚迪,宋恬,……”

直到成績單一片空白。

“死亡通知”

外麵突然掉落了什麼,“嗚,是誰?”聞酒有些顫巍巍的躲在他哥後麵。

池唐走了過去,一個已經死掉的人,為什麼會活著出現又最後選擇死亡,除非這一切都是他在主導。

是隔壁的動靜,循著光亮,地上鋪著瓷磚有些反光,教室門微微敞開著,裡麵是四個白色的背影。

“我靠靠靠靠哥哥哥哥哥”

“?”

黎裕安率先帶頭:“手扶著彆人的肩膀,等會走散了”

池唐感覺有人摸上的他的肩膀,卻無人說話,他也摸了上去,半長的地方,繩子,池唐把燈移在旁邊人的臉龐。

血液循著頭髮滴落著,蒼白的臉上噴灑著紅色,藍白的校服全是血跡,指尖按在池唐校服上麵引出了血印子。

“魏思憫”

“哥哥”

魏思憫已經把頭靠了過來,就這麼抵在池唐的肩膀上麵。

池唐反應過來推開了腦袋上麵的頭,少年低垂了下來,有些喪氣。

“我們不熟”

“熟了可以靠麼”

“不可以”

他們都望了過來,有人移動腳步離開了一點,黎裕安驚遏的出了聲:“哎呀,又詐屍了,這年頭鬼tm都會騙人”

池唐冇有理會,他走到了那些人影麵前,把燈照了過去,他們身上捆滿了白帶,包裹的死死的,不通一點氣息,估計已經乾了。他看向暗處,光刺了過去。

“看著他們死亡的前奏曲怎麼樣”

“我喜歡聽死亡的尾聲,哥哥,就像這樣”

魏思憫把頭髮上纏繞的紅繩拿了起來,頭髮散落了下來,他把繩子圍繞在脖子當中,還繫了一個結,在此時冇有發出任何聲音。

空間漸漸出了血腥的味道,魏思憫輕輕拉出兩頭多餘的繩子,頭掉在了地上,就這樣咧開了,跟西瓜一樣的開了瓢。

-盤踞,圓盤漸漸拉開,是一條小黑蛇,幽綠是眼珠,就在眾人的腳步圍繞著,魏思憫蹲在地上,手放了下來,穿的有校服外套,他拉起了袖子,黑蛇順著白皙的手臂走了上去,就環繞著。魏思憫輕笑了一聲。“這麼快”“我是魏思憫呀”“再見了,池唐哥哥”這裡冇有扶杆,他就這樣敞開手臂墜了下去,池唐的手垂放身側。聞酒蹲在地上伸著脖子,聞溢揪著他的衣領拉了回來。“冇有扶手的樓梯也敢靠近?”“不是,哥,他他他自殺了”“他不是玩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