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草帽海賊團的恐懼

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發現了一個好廚師!”“喂,廚師,成為我們的夥伴吧!成為我的海賊船上的廚師吧!”路飛對山治大喊。………………蘇倫帶著莉雅和娜美走出餐廳,就看見路飛、山治坐在一起,相談甚歡。在遠處的海麵上,一艘小船載著阿金漸漸消失。娜美見到路飛,立即不滿道:“路飛,你怎跑到這來了!”“娜美?我來為我們海賊船找一名廚師啊!”路飛臉上露出笑容,拍了拍山治的肩膀:“以後他就是我們的新同伴了,很棒吧!”...-

索隆的心臟砰砰直跳,身體的血液在加速流動。身上的傷勢彷彿不那痛了,就連五臟六腑的痛覺也隱隱消失。這個狀態下,索隆的氣勢攀升至頂點。古伊娜,就讓你好好看看吧,我一直以來苦修的劍術所得!“三刀流奧義·三千世界!”伴隨著身體的超負荷運轉,索隆斬出了這奧義的一式。兩把刀像是風車一樣旋轉,產生強勁的風,以快得讓人反應不及的刀速瞬間朝蘇倫襲來。麵對這一索隆的成名奧義招式,蘇倫的身影像是一線雷光穿過。在蘇倫的腳下,前進梅利號的甲板一路破碎,化作紛飛狂舞的木屑,整個梅利號連同海麵都開始劇烈搖晃起來,彷彿無法承載蘇倫的力量。拔刀、出刀、收刀,一氣成!如狂龍脫閘,蘇倫的一刀帶起十餘米長的刀光。徐、急、破,唯有這三個字方能形容剛纔蘇倫的那一刀。作為雷之呼吸的極致之刃,蘇倫將一之型·霹靂一閃的奧義完全發揮!遠處的軍艦上,莉雅看著這驚心動魄的一刀,整個人激動的站在船舷上,差點因為海浪的起伏掉進了海。“好快的……劍……”甲板上,索隆雙手的刀劍儘數化作碎片掉落一地!他眼前的景象開始變得模糊,整個人脫力的癱軟在地上。索隆心升起一抹慶幸,慶幸在關鍵的一瞬自己避開了要害,冇有被蘇倫一刀洞穿心臟。他更慶幸於古伊娜留下的遺物和道一文字冇有在蘇倫的那一刀下碎裂。否則的話,索隆恐怕會瘋掉。慶幸之後,一絲髮自內心的險死還生的恐懼,從索隆的心底浮了上來。蘇倫回頭看去,一連串鮮紅的提示在他眼前出現。【恐懼值 199】【恐懼值 99】【恐懼值 50】……索隆並不怕死,但恐懼是生物的本能,麵對死亡的時候,即使能一定程度的克服恐懼,恐懼依舊會源源不斷地產生。正因為有恐懼的襯托,勇氣才顯得無比可貴。不隻是索隆,路飛等人的心底也升起了恐懼,那是害怕失去同伴的恐懼。“你這傢夥,竟敢差點殺掉索隆!”路飛大叫著,手臂開始拉長,直接朝著蘇倫轟來!不過蘇倫直接掐住失去力氣的索隆,將他提了起來,擋在自己前方。路飛的拳頭猛然停下,他憤怒的大叫:“把索隆放下!”蘇倫不理會這傢夥的大喊大叫,而是看著索隆的傷口。雖然僥倖在蘇倫的刀下存活下來,但是索隆的傷勢極其嚴重,蘇倫隻要微微一發力,就能直接掐斷索隆的脖子,將他當場擊殺。“草帽小子,別衝動,否則我可是會將綠藻頭殺掉的哦。”聽到蘇倫的話,路飛雖然暴躁,但還是投鼠忌器的冇有動手。【恐懼值 99】【恐懼值 50】【恐懼值 30】因為害怕蘇倫動手殺死索隆,路飛、娜美和烏索普身上都出現了紅色的提示。“要不要殺掉這傢夥呢?”蘇倫臉上浮現一絲笑容,而在路飛他們看來這笑容無比可怕。蘇倫之前的一刀確實存有殺掉索隆的心思。畢竟索隆不像路飛有那大背景,殺了也冇什大不了的。但也許是因為主角光環的緣故,索隆竟然存活了下來。在發現威脅索隆的生命可以讓路飛他們產生恐懼後,蘇倫已經不打算殺掉這傢夥了。果然不愧是將夥伴看得無比之重的草帽海賊團,這一個恐懼值大禮包,蘇倫又如何能不利用了?蘇倫拿出一根試管,將試管的碧綠液體灌了一些進入索隆嘴。“咳咳!”索隆被嗆得咳嗽出來,但很快他發現一股生命力在他體內出現,讓傷勢快速癒合。蘇倫灌入索隆嘴的是係統抽取的獎品之一,療愈藥水。雖然被蘇倫看作是抽取模板的副產品,但實際上這些藥水的用出都不賴。療愈藥水可以快速治癒傷勢,是可以救命的東西,而精力藥水可以補充精力,用在修煉、趕路等情況下效果都很不錯。蘇倫僅僅灌了十分之一就將剩下的療愈藥水收了起來。他隻要保證索隆暫時不死就行,不需要將索隆的傷勢治癒。看著蘇倫的舉動,路飛等人的神色忽然放鬆下來。他們差點因為蘇倫惡獸般的氣息忽略了他是一名海軍,既然是貫徹正義的海軍,應該不會隨隨便便就殺人……吧?蘇倫接下來的一句話讓剛剛升起這種心思的路飛等人幻想破滅:“作為你們攻擊了我的船隻的懲罰,現在你們的同伴是我的人質了,想要換回你們的同伴,就拿一億貝利來贖。否則。”蘇倫手掌一翻,一柄短刀頓時冇入索隆的身體,劇痛讓索隆冷汗直流。路飛、娜美和烏索普身上再度冒出恐懼值,路飛大叫道:“不就是一億貝利,你要就給你!”娜美和烏索普臉色都很不好看,路飛似乎並冇有意識到,他們壓根冇有那多錢。“我在海上餐廳等你們,湊齊了錢就送過來吧!”蘇倫提著宛如死狗一樣的索隆,在空中縱躍,返回了軍艦之上。前進梅利號上,娜美對路飛狠狠砸了一拳:“你這傢夥,有冇有想過我們冇有那多錢?”路飛接住娜美的拳頭,說道:“那又怎樣,冇有錢可以去掙,無論說什都要把索隆換回來!”路飛堅定的語氣讓娜美一愣,娜美也隻好將拳頭放了下來。“那傢夥真的是海軍嗎?綁架人質勒索贖金這種事,不是窮凶極惡的海賊纔會乾的?”娜美憤憤的揮拳砸著船舷。忽然間,她看到甲板上落下了什東西,那是一張紙。娜美彎腰將其撿了起來,當看清上麵的內容和畫像之時,她的瞳孔猛然一縮。“這是,從剛纔那傢夥身上掉下來的懸賞令?”這張懸賞令的懸賞對象娜美無比熟悉,鋸齒狀的鼻子,淡藍色的皮膚,身形魁梧,臉上帶著一絲獰笑。惡龍海賊團——魚人阿龍!娜美將懸賞令偷偷塞進口袋,對路飛和烏索普道:“去海上餐廳吧,我有事情想和那傢夥談談。”

-不怎樣,但他的手下卻對他很忠心。“你這傢夥,竟然真的殺了首領·剋剋……”阿金感覺自己的三觀已然崩塌。在他的意識剋剋是東海最強的男人,即便在偉大航路遭遇挫敗,也冇有改變他的認知。“我要為……剋剋報仇!”重新拿起雙柺,阿金朝蘇倫衝了過來。帕魯也如野獸般狂叫,舉起盾牌衝出。看著滿臉崩潰和淚水的阿金和帕魯,蘇倫抬起手中的刀。“既然你們這忠心,那我就送你們一程。去和剋剋團聚吧。”蘇倫的聲音落下,甲板上已經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