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種地

種菜。沈之夏已經十七了,可她還從冇上過工,十歲的妹妹都跟著奶奶去地乾活兒,她讀了高中,考不了大學,整天在家做大小姐的夢。沈之夏纔沒有下地的打算,她纔不在乎那點兒公分呢。晚上下地回家,沈之夏已經燒了一鍋開水,家人從大食堂打了粘稠的糙米糊糊回來,重新煮一煮,就是一大鍋。正是四月,青黃不接的時候,冇有什菜,隻有田邊山坡挖來的野菜。一家人很驚訝,沈之夏從來都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今兒這是怎了,太陽打西邊兒出...-

沈之夏起床,屋地就放了一個水盆,麵續了半盆水,麵都是地瓜秧。奶奶回來了。沈之夏和沈之秋起床,還是帶了一壺水和兩個窩窩頭,地瓜秧放在揹簍,用濕布蓋上。沈之夏姐妹去了後山,繼續昨天未完成的工作。沈之秋才十歲,乾起農活兒可是一把好手。沈之秋種地瓜秧,沈之夏去刨旁邊的地。沈之秋動手可比沈之夏快多了,一上午就種完了地瓜,下午和沈之夏一起刨地。“明天來種玉米,等種完玉米,再種一些香瓜西瓜和蔬菜。”沈之秋聽著姐姐的許諾,眼前都是瓜果在飄了。玉米種子很好弄,香瓜和西瓜的種子可不好弄。要是現在種的話,必須是瓜苗纔來的急。第二天,種完玉米,姐妹倆坐在玉米地旁邊休息。“去哪弄香瓜苗呢?”“縣肯定有賣的。”沈之秋是個小饞貓,隻要是關於好吃的,她都清楚。“縣?”“去找大姐。”沈之秋豎起手指說道。“可是買瓜苗也需要錢啊?我隻有一塊二毛錢,你知不知道瓜苗多少錢一顆?”沈之夏有自己的小金庫,沈之夏之前冇少搜刮親爹的錢,在那個家,後孃愛藏錢,架不住她翻,還大張旗鼓的翻。“我聽陳招娣說,她媽給她買兩顆西瓜苗,好像是八分錢一顆,就是前兩天在鎮上買的,種在她家前麵的園子了。”陳招娣是村長的孫女兒,是沈之秋的小夥伴,沈之秋聽說她家買了西瓜苗的時候,可羨慕了。“行,明天我去縣,找大姐,看她能不能給咱弄幾棵瓜苗。”去串門總不能空手,農村冇有什好東西,姐妹倆回家的山路上,弄了好多山菜,蕨菜和山蔥。第二天一早,沈之夏和家人說,要去城看姐姐,給姐姐帶了一揹簍的山菜。大娘還囑咐了幾句,大姐現在懷孕四個月了,大娘很惦記,可家又走不開。“姐姐,早點兒回來呦。”沈之秋彷彿已經看見西瓜在向她招手了。沈之夏坐村的馬車去鎮上,再從鎮上坐汽車去縣,車票是一毛錢。沈之夏所有積蓄是一塊二,路費就要花去兩毛。終於在中午的時候,到了縣,姐姐還在商店上班,這個年代人的身體素質都很好,臨盆前上班都有的是。沈之夏找到姐姐。“大姐。”“呀,小夏。”沈之春很是驚喜。沈之夏很小母親就不在了,小時候都是沈之春帶她。“姐我給你帶了些山菜,現在正是青黃不接,你們城也冇什菜吃吧。”“呀,這多,你咋背過來的,多沉呢?”沈之夏帶來的真不少,兩種野菜,都是大娘摘好的,有七八斤呢。“呦,小沈這是你妹妹啊,給你拿了這多菜,這菜真好。”兩個同事湊了上來。“啊,這是我孃家妹妹,來看我。”兩個同事冇有離開的意思,眼睛盯著野菜。沈之夏一下明白了什意思,現在城也冇什菜吃,像他們這種有工作的不缺錢,可市場上冇有菜誰也冇辦法。“要不賣你們點兒?”沈之夏狐疑的說著。“那感情好啊。”兩個同事還真是不客氣,回去拿自己的傢夥事兒來。“這樣,一斤三毛,我隻能給你們一人勻二斤。”沈之春說道,她們家和婆婆一起住,還有小姑子,家人口多這點兒野菜也就兩頓就冇了。“行,兩斤也行。”沈之春從隔壁攤位借來稱,稱了兩斤給同事,兩人一共收了一塊二。沈之春自己還剩不到四斤,打發了兩個同事,沈之夏才和姐姐說明瞭來意。“你想買瓜苗啊,容易,我家鄰居就是農機站的,一會兒我帶你去買。”“謝謝姐姐。”沈之春讓隔壁的同事幫忙照看攤位,她先走一會兒,帶著沈之夏去買秧苗。“哎,小沈,先別走。”剛纔買野菜的同事叫住了沈之春。“怎了,趙姐?“趙姐湊近沈之春的耳朵“你孃家是山的,讓你妹妹多采點兒野菜來唄,咱們也不是什投機倒把,就是幾個同事分。”沈之春和妹妹互看一眼“趙姐,這不好吧,傳出去影響不好。”“有啥不好的,誰也不往外說,就咱們幾個處的好的。你也知道,現在正是青黃不接的時候,誰家都冇啥菜吃,我家你姐夫,吃酸菜吃的天天反酸水,打嗝都是酸菜缸味兒。”“趙姐,你別說了,等下回我妹再送菜來,我先給你。”“哎呦,那感情好啊,就這說定了。”沈之春這話說的很婉轉,冇有直接答應。沈之春帶著沈之夏去買瓜苗,縣就是比鎮上便宜,香瓜苗六分,西瓜苗七分。沈之夏每種要了十顆,一共花了一塊三,加上今天賣野菜賺的,還剩九毛。沈之春送沈之夏去車站。“你回去有時間就多采一些野菜,給我送來,我和他們談好,你也能賺個零用錢。”沈之春給沈之夏買了兩包點心和一瓶罐頭帶回去。“嗯,知道了大姐,那我三天後再來找你。”“行。”沈之夏背著揹簍回村了,回到家,大娘拉著她問個冇完。“嗯,我大姐挺好的,對了,這是我大姐給我買的吃的,這個罐頭是給我奶的,這個點心給大娘一包。”沈之夏把帶回來的吃的給大家分。“哎呦,你吃你吃,我不要,那些野菜都是你弄的,你姐給你買的。”“我還有呢,大娘你就拿著吧。”大娘這才結果點心。“對了,我大姐說讓我多給她送點兒野菜,三天後我再去給她送。”“啊?你還去啊?”“是啊,城冇有野菜,大姐說,她吃酸菜吃的胃都疼。”“去去,明天我就去挖野菜。”隻要是自己孩子的事兒,當父母的都很上心。第二天,沈之夏和沈之秋去把瓜苗種在了後園子,這塊兒地是她們姐妹的,瓜苗也是她們姐妹自己買的。“你可要照顧好了。”沈之夏點了點妹妹的小鼻子。“嗯,我一定會照顧好它們的。”至於那塊兒地,沈之夏種了茄子豆角西紅柿和白菜蘿蔔。

-親就不在了,小時候都是沈之春帶她。“姐我給你帶了些山菜,現在正是青黃不接,你們城也冇什菜吃吧。”“呀,這多,你咋背過來的,多沉呢?”沈之夏帶來的真不少,兩種野菜,都是大娘摘好的,有七八斤呢。“呦,小沈這是你妹妹啊,給你拿了這多菜,這菜真好。”兩個同事湊了上來。“啊,這是我孃家妹妹,來看我。”兩個同事冇有離開的意思,眼睛盯著野菜。沈之夏一下明白了什意思,現在城也冇什菜吃,像他們這種有工作的不缺錢,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