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換真心

唸到,“沈辰逸。”“很好聽的名字。”為了緩和氣氛,他緊跟著補了句稱讚。“謝謝,但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戀人關係裡自己看。”“林墨白——我也很喜歡你的名字,起名的人真是天才。”這人說話大喘氣,還總語出驚人,林墨白有點搞不清他的腦迴路。難道這遊戲連NPC基礎優化都冇做好?“抱歉。要是知道是靠這種方式救我,我一定不會貿然麻煩你的。”“沒關係,”林墨白無所謂地瀟灑一揮手,“隻是個名頭罷了,再說這種事我做...-

“為什麼現在不能和我在一起呢,沈辰逸?”

略帶委屈的話語含糊不清地從口中吐出,林墨白那雙明亮又濕漉漉的貓咪眼睛執著地看著沈辰逸,尾巴悄悄纏上了對方的腰。

“我的床很舒服,你肯定會喜歡!”

腦子好亂。

林墨白隻感覺自己的嘴還在動,卻分不清自己正在說些什麼胡話。

迷迷糊糊間,沈辰逸飄忽不定躲閃的眼神裡閃過幾分熾熱,激得他心裡一燙,終於從爛醉的狀態裡找回了幾分理智,努力回想到底是怎麼變成這個地步的。

幾小時前,在係統的強製刷屏下,百米內的人都知道了炙手可熱的林墨白有了新戀情這件事。

一傳十,十傳百。

很快,遠近聞名的海王林墨白有了戀人的訊息已經迅速傳遍了全遊戲。

雖說林墨白的追求者不少,曖昧對象也很多,但他明麵上正式確立關係的戀愛對象卻少之又少。

且林墨白以往即使是公開,都是打著低調的態度,就連追求者們也隻能通過小道訊息打探到他的感情近況。

這次林墨白卻一反常態,強勢直接地全世界公開戀愛對象。

吃瓜群眾震驚。

從來隻有把彆人迷得神魂顛倒的林墨白,怎麼也終於被拿捏住了,成了個死心塌地、癡情忠心的‘戀愛腦’。

況且這位林墨白的新戀人——沈辰逸,據說不僅是個NPC,還是個0級的‘未成年’,萌新廢柴。

和NPC談戀愛對林墨白這種來者不拒的海王倒也不奇怪。

這人本就男女通吃,什麼人都不放過。

雖說道德感不高,但他還是有原則的。

‘不和未成年談戀愛’就是林墨白廣為人知的一條原則。

怎料他居然打破了自己的人設和底線。

事出反常必有妖。

眾人紛紛好奇這位能把‘萬花叢中過,從不付真心’的海王林墨白迷得神魂顛倒的‘沈辰逸’到底是何方神聖。

因此當風暴中心的當事人——林墨白收到突如其來的聚會邀約時,敏銳地嗅到了‘鴻門宴’的氣息,卻苦於安全屋所剩時間不多,和另一位當事人大眼瞪小眼。

“出什麼事了嗎?”

作為輿論焦點的沈辰逸卻對外麵的‘天下大亂’毫不知情,睜著無辜的大眼睛疑惑地看向神情複雜、一言不發的林墨白。

“沈辰逸……”林墨白無奈地歎了口氣,忍無可忍地開口。

“你到底是故意的還是不小心的?”

“我怎麼了?”

他強忍的怒氣再次對上一臉茫然、驚慌失措的沈辰逸,立刻止住了接下來要說出口的指責,放緩語氣,耐心詢問。

“你冇開全服廣播?”

“什麼東西?那是什麼?”

為了自證清白,沈辰逸直接共享了他的係統操作介麵。

他懵懂地在係統介麵探索起來,嘴裡還小聲嘀咕著,搗鼓半天也冇研究明白,隻能作罷。

“真不是我。這係統太複雜了,我現在還冇搞明白。”

對於這番說辭,林墨白仍然抱有懷疑的態度。

但想起自己的和係統的不對付,他也不能排除是係統故意搞的事。

可現下迫在眉睫的是生死存亡的問題。

他需要和沈辰逸有更多的互動和同行活動,隻得先將這個插曲拋在腦後。

“你能喝酒嗎?”

話題轉折得很生硬,沈辰逸卻還是立即點了點頭。

似乎是意識到因為自己的緣故給他帶來了麻煩,想要補償他。

林墨白一下子就生不起氣來了,把一本正經的嚴肅語氣換回了往日的嘻嘻哈哈。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們在談戀愛了,沈辰逸。”

為了調節氣氛,他故作輕鬆地用開玩笑的語氣說道。

“現在怎麼辦?我的朋友們想見你,可以嗎?”

還冇從上一句話的震驚中走出來的沈辰逸仍然順從地點了點頭。

“抱歉,好像給你添麻煩了。你說什麼我都聽,不搗亂了。”

【恭喜您與戀人沈辰逸完成了‘一同出席朋友聚會’的事項

獲得HE戀愛值增益 100*】

直到坐到酒桌前,林墨白還回味著剛纔沈辰逸的話。

好像也不虧。

他這是因禍得福,得到了百依百順版沈辰逸限時體驗卡了嗎?

但沈辰逸好像一直都很聽他的話,就是總覺得哪裡有些彆扭。

不論如何,人是他撿來的,就該歸他管。

人是他帶來的,他就要對沈辰逸負責。

幾句話打發了桌上人對沈辰逸的調侃,林墨白強勢地劃出了明確的邊界線,將沈辰逸歸入了他的保護範圍。

這下冇人敢不尊重沈辰逸了。

輕輕拽了拽一臉單純、對著桌上食物雙眼放光好奇的沈辰逸,林墨白低聲安慰他。

“彆理他們說的話,我幫你罵回去了。”

怎料沈辰逸卻一副無所謂的陽光瀟灑態度。

“還好吧。他們也冇說什麼啊。”

怎會有如此積極樂觀之人,林墨白差點被沈辰逸身上的聖光閃瞎。

身旁的沈辰逸熱衷於研究桌上的美食,對著葡萄酒嘖嘖稱奇。

“這個是甜的誒,好喝,我喜歡這個!”

“少喝點,彆醉了。”他好心提醒。

“我冇感覺誒,你也試試,林墨白。”

不著痕跡地擋住其他人對沈辰逸的探究目光,林墨白溫柔地接過了沈辰逸手裡的酒杯。

【恭喜您與戀人沈辰逸完成了‘一同飲酒’的事項

獲得HE戀愛值增益 100*】

正為輕輕鬆鬆就收穫HE值而沾沾自喜的林墨白,如果能預料到這酒的度數有多高以及接下來會發生的事,那麼打死他都不會接過這杯酒。

【提示:您正在對戀人沈辰逸發出邀請】

“為什麼不能陪我呆一會呢?”

“彆這樣。”

【提示:您的戀人沈辰逸拒絕了邀請

主動互動失敗

扣除HE戀愛值-100*】

“你喝多了。”

微醺的沈辰逸勉強穩住搖晃的身形,安撫地摸了摸小貓的頭,避開了林墨白的尾巴。

“冇。”

理智不過是回籠了一瞬,很快又被酒精和說不清的曖昧氣氛壓了下去。

索性將一切歸咎於酒精的危害,林墨白放任自己在不清醒的狀態中沉醉下去。

酒後吐真言。

許多自己都冇意識到的真心,隻有藉著放縱的理由才能輕描淡寫地說出口。

“你剛纔為什麼不說?”

冇頭冇腦地蹦出這句話,林墨白皺著眉按了按頭,整個人暈乎乎的,說出的話也語意不明、毫無邏輯。

等了半天都冇得到迴應。

他抬頭一看,沈辰逸慢吞吞地似乎還在努力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時間好像都變慢了。

整個世界好像變成了慢節奏。

看來他倆的酒量半斤對八兩,誰都冇比誰好到哪去。

這短暫卻讓人感覺無比漫長的沉默讓林墨白覺得自己馬上就要睡著了。

半睡半醒間,他被身邊人恍然大悟的聲音驚醒。

“你是在問我為什麼不回答剛纔的真心話麼?”

“真聰明。”

撩人的低沉尾音裡帶上了幾分倦意,林墨白撐著腦袋點了點頭。

“你不也冇回答。”

“我說了啊!”林墨白有點委屈地小聲喊道,“冇人信啊。”

“冇說不信。那我們互換一波真心吧。”

【提示:您的戀人沈辰逸邀請您進行真心話問題‘有喜歡的人嗎’】

聽著沈辰逸的語氣裡帶上了幾分認真,林墨白也不想再敷衍。

“好,真心換真心。”

他率先開口,“冇有。那都不算——”

他咬住話頭,差點藉著酒勁脫口而出那句‘我和他們都隻是玩玩,對你纔是真心’的經典渣男語錄。

他也不知道他怎麼就聯想到這句話了,但他覺得他倆的關係裡不適合出現這種話。

他對沈辰逸說不出這種經典的海王發言。

他突然意識到他總在下意識維護他在沈辰逸麵前的形象,就像好多次他中途改口止住的臟話。

雖然憑他的名聲和作風早就冇留下什麼好形象了,但他似乎下意識唯獨想要在沈辰逸麵前遮掩那些他自認為差勁的地方。

他把原因歸結於不能帶壞‘未成年’。

“不管你信不信,我並冇有和誰真的交往過。”

“就算在一起好像也隻是名義上的。我們冇有過多的瞭解。”

“或者隻是單方麵地對方不瞭解我而已。”

“我是個很難被彆人瞭解的人,不知為何又常常不想讓人接觸到真實的我。”

“是我的錯,不怪他們。我好像把自己鎖住了。”

所以他討厭酒精。

林墨白崩潰地想道。

他感覺自己的大腦和嘴已經不受控製,自發地說出了好多莫名其妙的囉嗦話語。

他現在到底在做什麼啊?

這樣會被沈辰逸討厭的吧。

令人窒息的沉默裡,林墨白急切地運轉著迷糊暈眩的大腦,試圖找出補救措施。

“現在的你是真實的你嗎,林墨白?”

這句話倒是出乎意料。

林墨白大腦宕機,冇反應過來,愣愣地望向沈辰逸。

“你是在罵我不是人嗎,林墨白?”

一時之間冇能理解這前後兩句的關聯性,林墨白隻覺得昏暗的燈光下沈辰逸的眼睛亮亮的,吸引他不由自主地靠近。

酒精的作用讓他頭腦發昏,看不真切沈辰逸的一舉一動和臉上的表情。

他突然感覺沈辰逸很不‘真實’,彷彿隻是虛幻縹緲的幻想。

他隻想湊得再近些,能把沈辰逸看得更清楚些。

太近了。

他就快要碰到沈辰逸的唇。

腦中的那根線終於斷了。

林墨白倒進了沈辰逸的懷裡,終於兩眼一閉,徹底陷入了夢鄉。

【恭喜您與戀人沈辰逸完成了真心話的遊戲

獲得HE戀愛值增益 200*】

耀眼的陽光把林墨白從沉睡中喚醒。

宿醉的感覺差極了,他痛苦地揉了揉微微發疼的頭。

【恭喜您與戀人沈辰逸達成了‘同床共枕’的成就

獲得HE戀愛值增益 200*】

這聲係統提示把他徹底驚醒了,他努力回想昨晚的事。

隱隱約約記得他好像喝多了,還非要纏著沈辰逸一起睡。

太丟人了,簡直不堪回首。

似乎他們還說了些話。

林墨白仔細回想,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就像做了場荒誕的夢。

但放飛自我的主人公變成自己,他想殺了自己的心都有了。

他猶豫地扯起被子的一個小角,腦海裡預想著和沈辰逸解釋的說辭。

掀開被子,他有點意外。

冇人。

沈辰逸醒得這麼早?

不是和他同樣喝多了嗎?

帶著這份疑惑,林墨白從臥室溜到了客廳,逛到廚房時還順便熱了杯解酒的牛奶。

搜尋無果,他帶著熱牛奶敲響了沈辰逸的房門。

冇動靜。

林墨白更加疑惑,小心翼翼地推開了門。

屋內空無一人。

盯著整齊乾淨的小屋,林墨白在愣了幾秒後,終於有點慌張。

慌裡慌張找了半天,他確定了一件事。

沈辰逸不會突然變成某樣傢俱。

意識到自己的荒謬,他歸咎於酒還冇醒。

冷靜下來,他纔想起最實用的直接辦法。

他點開‘戀人關係’,試圖聯絡沈辰逸。

【連接失敗,無法聯絡到‘沈辰逸’】

心底泛起一絲涼意,林墨白開啟定位搜尋。

【您所查詢的用戶不存在】

這句冰冷的提示音讓他的心直接墜入穀底。

林墨白現在反倒希望沈辰逸是因為昨晚他模糊記憶裡犯的什麼事被氣到了,暫時躲了起來,等看到他的驚慌失措就會跳出來。

但是,救命,人消失了呀!

人不見了。

是走了嗎?

還是……死了?

-智即將斷線,林墨白自己都分不清是出於海王平生頭一次的翻車、被人捉弄的憤怒,還是帶了點什麼彆的東西。難道這就是傳說的‘渣人者人恒渣之’?玩弄彆人真心、調戲彆人的他也終於被人作弄了。【結算完成,您與戀人沈辰逸此次互動累計獲得HE戀愛值增益500安全屋獲得加持庇護時長8小時】係統冰冷的提示音同時在兩人腦中響起,澆滅了林墨白上頭的情緒。他立即鬆開了手,甚至體貼地幫沈辰逸整理好被弄皺的衣服。“被嚇到了吧,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